?

佛陀的說教最初是口傳的,為了便于記憶,采取偈頌的形式,后來編集為由經、律、論組成的“三藏”。原始佛教的基本教義是“四締”、“八正道”和“十二因緣”,其核心內容是講現實世界的苦難和解決苦難的方法。佛教產生于公元前6~5世紀的古代印度。其創始人為悉達多·喬答摩,釋迦牟尼是佛教徒對他的尊稱,意思是“釋迦族的賢人”。

古天竺國的北部有一個叫迦毗羅衛的小城,它座落在喜馬拉雅山腳下。迦毗羅衛國的國王名叫首圖馱那,人們都親切的稱他作凈飯王。他的王后摩耶夫人生下一子起名叫悉達多,意為“達到目的者”,他就是能隨心所欲地征服世界的被稱為佛祖的“釋迦牟尼”, 在他年輕的時候,他得知人有開始生命的一天,也有終結它的一天,人死后他身上的一切會被摧毀,思想和智力全部消散。身軀也會枯萎,他沮喪極了,從此閉門不出。騙局,都是騙局。凡人,在母體的疼痛中誕生后就處在這種騙局里,經過衰老、疾病、死亡,直到終結。

整個世界都是一個彌天大謊。“世界上一定有一條路——超脫苦難的路,但是我至今還未發現。也許這條道路不會被發現——要是真的沒有的話。然而我寧愿舍棄一切去尋找這條道路,也不愿庸庸碌碌隨遇而安。”王子成天這樣冥思苦想著,漸漸地,不知過了多久,他的意識從冥思中又回到了現實,他朦朦朧朧覺察到有人告訴他,一個人可以在孤獨中,在密林深處的寂靜中尋找到值得信賴的幸福——永不衰老、永不腐爛的幸福。因為在靜中存在著覺悟。這個人走后,希望照亮了王子心中悲傷的黑夜。悉達多不惜觸怒父親,非常堅定地去尋求一條能使全人類解脫苦難的道路。”悉達多在一個孤寂的黑夜中,告別了皇宮進入深山學道,最后終于在菩提樹下得道成佛。印度佛教大致可分為3個階段,即原始佛教、部派佛教和大乘佛教。

原始佛教階段大約為釋迦牟尼逝世后的100年間,史稱“和合一味”時期,這種“和合”只是大致上的統一,隨著社會的變遷,約在公元前4世紀第二次結集前后,佛教徒發生了第一次大分裂,產生了兩大部派,即上座部和大眾部。公元前3世紀至公元1世紀,上座部7次分裂,成為12派,大眾部4次分裂,成為8派,這一階段就是部派佛教時期。大乘佛教形成于公元1世紀。佛陀以后,印度地方諸王朝盛衰交替。據說在公元前261年,阿育王率軍以殘酷的軍事征戰征服南印度的羯陵伽國后,決定放棄武力,皈依佛教。在阿育王的支持與幫助下,佛教有了很大的發展,并開始在緬甸、斯里蘭卡以及中亞、西域一帶得到傳播。公元前2世紀上半葉,由希臘人建立的大夏國入主印度佛教遂在希臘移民中流布。同時,佛教也受到了希臘文化的影響,開始出現了佛陀的造像,這就是犍陀羅藝術時期。

大乘佛教,據歷史文獻記載,佛教的傳入始于松贊干布(公元17—650年)執政期。
松贊干布完成西藏高原諸部的統一事業后,在精神統治方面,需要對中央集權有利的意識形態。而在當時,吐蕃幾乎是處在佛教勢力的包圍之中,它不可能不受佛教的影響。這樣,佛教從印度和內地兩個方面進入雪域高原。 松贊干布以娶親的方式把佛教引入藏地。他先娶尼泊爾公主赤尊為后,公元641年,松贊干布與唐聯姻,娶文成公主為后。赤德祖贊(公元704~755年在位)即贊普位后,便致力于發展佛教。赤松德贊為了進一步推行佛教,采取傳統的盟誓形式,在上層統治階層內部鞏固興佛的成果,諸內相、諸外相、諸千戶和將軍們參加,這一著名的“桑孜孜不倦大誓”表明,佛教已落腳在吐蕃上層,開始成為占統治地位的宗教了。

印度佛教傳入漢地,佛教在西域傳播之時,又由古代絲綢之路傳入中土。據史料記載,佛教傳入中原的時間為西漢末年。佛教初來漢地,開始只是在上層社會的王室皇族、貴族地主中有些影響。三國時代,魏自曹操開始,將民間的鬼神祭祀作為“淫祀”加以禁止,并嚴格限制大規模的宗教活動,與之相對,孫權的東吳集團對佛教卻采取了寬容與優待的政策,使佛教在江南一下子有了較大的發展,與以洛陽為中心的北方形成分庭抗禮之勢。南北朝時,佛教卻在后趙、前秦、后秦、北涼等大國中得到了迅速的發展,開十六國中文化最繁榮的朝代。佛教在江南社會迅速擴展的原因,還有賴于帝王貴族濃厚的崇佛之風。東晉諸帝,無一不信奉佛教,結交僧尼,他們予沙門以特殊的禮遇,更有甚者可以出入宮廷,干預政事。貴族大興土木,競相修建寺廟,成為東晉王朝奉佛的一個特點,佛教在漢地站穩了腳跟。

佛教在東晉十六國的普及與發展中,成為爭取各民族共同支持的一種信仰,從而增進了南北各族人民的了解與溝通,這在當時分裂的時局下,對于模糊胡漢各族的民族界限,維系一種共同的心理認同是十分有意義的。同時,佛教對在一定限度內阻止殺伐和穩定社會起到了作用。綜上所述,佛教起源于印度,在兩漢之際輸入我國中原,先是依附于中國傳統思想中的道術,后與魏晉玄學合流,開始了中國化的歷程,并由此走向了南北朝時的獨立發展道路和隋唐時的鼎盛時期。

色情综合成年